加息步伐视乎通胀变化

联储局鹰派人物上场

一如一般人所意料,新一届的联邦储备局主席鲍威属于所谓鹰派的人物对于加息的立场偏向于强硬。新上任的第一个月,联邦基金利率就向上提升了一次;基金利率预订的目标范围现时处于1.5%至1.75%,反映利率水平确实是持续其稳步上升的步伐,亦即意味货币政策逐渐收紧。表面看的确如是,但前景。并不是那么简单

应专注于 实质利率

过去十年,无论市场抑或投资者已被宠坏,习惯了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成本低至几乎零的资金垂手可得的大环境。利息逐步提高的现实无疑引起很大的关注,惟利率上升并不一定是等于货币政策收紧。要清晰解读这里的含意,首先须明白真正管事的是所谓 “实质利率” ,即名义利率按通胀调整后的修订数字。

举例说明其实际意义

在正常的情况下,今日的100元当会比明年今日的100元价值高,部份理由是物价随着时间往往偏向上升而非下跌。罕有的例外是,日本过去三十年见过不少通缩的日子。今天的100元比明年的100元的价值高,有时相等于105元的购买力,有时甚至高至110元的等值,视乎整体物价上升的速度。由于人们总是习惯了眼见的数字,只注重表面物价,即110元高于100元就是好的,并不意识到两三年后的110元不比现在的100元好用。因此每当涉及利息的考虑时,最需警觉的是 “实质利率”才是关键。举例说,有100元在手可现在购入100元的货品,也可放在银行收1%年息,明年有101元作消费。若通胀率全年录得负数,遇上了通缩期,那100元的货物一年后可能只须98元就买到,即是说现在消费了100元,可得到心仪的货品但无余资。若一年后才行动,除得到相同的货品外,却多了3元现金(少付的2元加收息1元) 。以实质条件看,尽管利息水平已很低(1%),延后消费仍相对有利。

整体物价可升亦可跌

现在转看另一处境:今次银行付出5%利息,一年后100元的存款变成105元,但年内通胀急升,目标货品的价格升上110元,即是如果不等,现在就购进货品的话,除得到所需之外,手上则无现金。但如果等一年后才行动,想得到同样的货品,还须多付5元,实际上有损失。上例反映在第一个处境, “实质利率”相对地高,第二个处境 “实质利率”相对地低,甚至是低至负数。前者并无令人实时消费的催逼力,因为手上的现金亦无贬值的风险,延迟消化甚至有额外得益,后者则相反。

央行政策漠视过热风险

在此不厌其烦地解释 “实质利率”的意义旨在指出,全球央行透过货币量宽措施过去十年一直在努力地营造像上述第二个处境的金融环境,催逼人们实时消费,以刺激经济增长及防范通缩滞留。此刻人们不禁要问,央行的任务是否已完成,现在它们是否真的忧虑经济过热多于通缩?加息的举动只是象征意义,或是准备为下次危机出现时留有一手呢?很多人认同后者,因为通缩的威胁并非不存在,央行仍会表示对前景看好,以支撑着大众的信心,加息亦会逐步进行,只要是不能升得快过通胀。

分享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