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结构倾斜风险被忽视

对黄金的投资者而言,过去的几个月或许是最为不满的一段日子:环球金融形势及地缘政治潜藏着高风险的变奏,但金价并未作出反应。

金价未全反映风险

其实,在第二季开始,黄金及金矿股的价格基本上只困守在一定的区间内上落,并未成势。自三月至今,金价波幅只有150美元,即约15%。反映金矿股变动的HUI指数波幅60点子,即约30%。不过,从另一观点看,在股市屡创新高的背景下,金市在2017年内的表现其实不俗。大体而言,金价仍处上升轨中–黄金ETF的持金量增加,高芝加哥交易所的黄金衍生产品成交量及未平仓合约数目亦见增升,可是相对金价来说,金矿股创历史低价,而成交异常疏落,反映出金市偏稳,升势却未成气候。

处升轨但未成气候

营造有利于金市环境的关键投资者对风险的意识。购持黄金是一种所谓 “去险”的投资,而投资者所意识到的风险正在上升。金融资产普遍估值过高,按历史标准属超买:投资者过度乐观,股市的宽度指标窄,杠杆比率高,而企业及公共负债增长快过经济增长。无视大量

刺激措施的投入,宏观经济仍然未能回后到金融海啸定前的增长速度。政治方面,美国外交政策从来未见过现时的不稳重性。特朗普在中东、北韩甚至欧洲盟友间挑拨起火头处处,全球政局随时爆发危机。然而,金价对此等风险视而不见,反应呆滞,大概是因为投资者对各国央行操控经济的能力抱有莫大信心。他们相信,若经济或金融制度出现问题时,央行采取的政策可以有效应对。这近乎迷信的信仰随着时间变得愈来愈强,但显然是不对的。

对央行能力近迷信

无疑,金价与人们对央行的信心已发展出一个相背驰的关系。唯一对金价具意义的风险,是金融市场不稳削弱了对央行的信心。人们多年前已经知道央行政策不能产生大家所预期的经济成果,但只要升市持续,人们的信仰不会动摇,惟相信一个机构或者一群人有能力完全主宰市场或经济去向是错觉。事实证明,几十年来,联储局几乎每一个对国民产值增长率、通胀及就业的预测均失准,但它确能成功阻止了2008-2009年金融海啸恶化及化解了危机。

市场情绪可以转移

能转移目前这状态市场情绪的视乎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一、联储局在缩减其资产负债表的行动时,会否令到金融市场大幅逆转?局方承认,量化宽松政策是为推高资产市场,制造财富效应来刺激增长而设计的。很难相信,移除有关措施不会产生反效果。财政部为,为应付不断增升的财赤须增发债券。市场承受压力愈来愈大将逼使联储局将利率政策加快正常化,此举令到投资者对央行的信心下降。二、欧洲央行一月份开始削减每月购债额至三百亿欧元的行动,是否可以避免逼升利率及拖低一些主权国债券价格?本已财政脆弱的银行

若持有意大利或西班牙国债者,在这景况出现时是否会被摧毁呢?欧洲央行是这些债券的终极买家,若减持或停购的话,有何后果不难想象。三、中国政府在采取有利环保但较缓增长的新经济政策时,能否避免令已非比寻常的债务冒上违约风险呢?中国信贷市场的债务由2000年的一万亿美元扩大至现时逾三十万亿美元,经济增长在债务不再膨胀下能否持续是个大难题。

借贷高风险被低估

过去很长时间,投资者漠视风险,只在追求回报。在任何经济体,极低利率及无止境的信贷只会最终令借贷者追逐无法持续的债务。现时市场的高流动性产生自高息的放贷,而有关的债券价格并无反映可能遭违约的风险,仍属偏低。这些高杠悍式的借贷者在高风险信贷市场整调时,会以惊人的速度爆煲,情况像2008年的骨牌式崩溃。

市场结构潜藏危机

最后一点要注意的是,现时的市场结构高度向看好长线股市及看淡价格波幅的炒卖倾斜。今年所见,金融市场的波幅收窄至历史低点,华尔街的大行开发出来新的价格波幅短仓金融产品吸引到二万亿美元的资金参与,但交易对手不多;对冲基金现时几乎全部押注股票好仓,作风险套戥者寡。投资者现金水平处于低水平,短仓部位远比正常低,意味正常的调整出现时,势将像排山倒海。无论怎样,当下不要低估金融市场另一次危机在酝酿,忽视有避险功能的黄金。

 

 

 

分享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