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期隨時逆轉 利率金價齊觀

金價的升降與利率的高低息息相關,美國息口走向尤為全球注目。聯儲備局的官員近月在多次場合中表示來年加息步伐加快,全球加息周期勢將展開,投資市者應準備迎接風險大幅度提高的新形勢。

新形勢大風險

聯儲局對加息的取態,與去年冬季之前比較明顯已作出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調高加息的行動已進入了運行的軌道。加息並非只是對個别美國經濟數據或是對宏觀大環境改善作出的應對那麽簡單。事實上,坊間提出否定單純基於經濟考慮而加息的意見及理由亦足份,只是聯儲局現時不得不下定決心,彌補錯過了在2010-2012年經濟復甦剛起步但增長速度仍温和時,不開始加息的失誤。

彌補錯失時機

在當時復甦的進度下,加息至2-2.5%應是合理的。若如是,現在反會有條件在衰退威脅一旦出現時可以隨時減息。可是,在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框架束縛下,良機錯失,利率周期失序,調節經濟盛衰的功能已報廢。在經濟復甦已進入第八個年頭 (技術上而言,復甦2009年開始) 的今天才以啓動加息周期,硬要給遇去那些年定義為衰退期,反而令人相信過去刻

意抑壓利率是執政者為拱托資產價格而別有用心的。從歷史的角度看,上述衰退期之長是空前的,相當於二次世界大戰後經濟擴充平均年期的兩倍。换句話說,現時的經濟正處於實質上屬於復甦/擴充周期的尾聲大於在周期的開端。因此,若有另一次衰退來臨,聯儲局就無法祭出大幅減息來刺激經濟的法寶了。局方當然想被視為具有遠見地加息至2-3%,令將來有必要時具減息的空間,但問題是怎能在避免產生衰退之下而達到此目標呢?這正正是聯儲局目前面對兩難兼矛盾之處;儘管表面局方一直試圖尋找較為有利作加息行動的時機。

衰退重臨怎辦?

至於今年加息三次的說法,市場半信半疑,但確信加息周期已經開始,因為從訂定掣動加息的門檻之低可知,聯儲局有偏側於加息的傾向在先,並非中立也。現時美國失業率為4.7%,而每日新增職位只約100,000個(年前是200,000個) ,官員以為情況足夠良好,可以加息,而加息就算完成任務。再者,局方相信通脹滯後於貨幣政策,所以現時加息須約一年後才產生效果,加息宜早。官員估計,特朗普新政策會刺激增長,須及早為謀,免落後於形勢。局方加息傾向強的另一底藴,如前所指是它實應在五年前開始加息而沒有做到。

圖減市場振盪

市場現時開始有一個看法是,下次加息在三月份,但聯邦基金期貨的表現反映只有一半的認同。在此之前,估計聯儲局會搞些所謂期望管理的手段,事先張揚其積極加息的意圖,讓市場對利率急升作好心理準備,減低振盪。不過,若加息剛遇上經濟復甦洩氣,而特朗普的新政失敗,股市便急促掉頭,金市風光再現是完全可能的事。

分享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