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達標 靠政府增加開支

三月中旬聯儲局會議後,主席耶倫表示今年加息次數或減,但要視乎就業及通脹改善的情况。就業隨經濟增長而來,但通脹究竞從何而 來,怎樣才有機會升上局方預期的 2%比率呢?簡單的答案是,持續量化寬鬆政策,加上政府公共開支暴增。這樣做亦即意味債務全面貨幣化,有七成以上機會令整體經濟進入衰退的初階。美國股市的反覆是指向美國經濟正在放緩其中一個訊號,絶不會是增長。一般而言,股市的表現能反映經濟的前景,走在前頭大概六個月。主流的經濟師通常反應遅鈍,未能及早提出警示,失卻時效的話,再説甚麽已經無大意義。其實,只要細心留意一下周邊的資料,不難引證今年初起,美國經濟步向衰退已若隱若現。譬如,實質工資沒有增加、對全球外貿下降、製造業活動收縮、存貨舆銷售比率下降、汽車滯銷等;此等數據在在顯示衰退 逼近。

通縮的潛在威脅既然存在,聯儲局要催谷通脹的目標更振振有詞,而且急切。時間對全球央行均不利,只有通脹急速增長才可以及時解救各主權國債務爆破的威脅。不幸各央行至今仍未能成功製造出它們以為可以令經濟回復增長的通脹來。單以美國論,聯儲局七年來共推 出了三輪 QE 全不起作用。歐洲央行的寬鬆貨幣政策證明失敗,中國方面的類似措施也不管用。那末通脹怎樣才會重來呢?很多人以為只 要不斷印發鈔票 (信貸) 就可以。事實是相反,發行鈔票行為的本身不會產生通脹。人們怎樣看待及運用那些鈔票才是關鍵:個人須借錢消費或投資,而銀行須放貸給企業運用,建設項目,通脹才會出現。換句話說,大量印發鈔票僅是令通脹上升必須條件的一部份,另一部份是必須將之充足運用。現時的情況可不是 如此,銀行坐擁巨資而無所事事。2008 年金融海嘯對企業及銀行造成創傷的後遺影響仍未完全過去或者是一個原因;所有人不是仍在努力減低負債就是多加儲蓄,企業很多尚未走 完所謂債務去槓桿化的周期。新增鈔票/信貸沒有流入實質經濟的主體,所以量化寬鬆政策 (聯儲局透過買債向銀行體放出資金/流動性)若被視為等同貨幣流轉機制的話,整體而言是 失敗的。不過,這些新增鈔票/信貸若直接給予美國政府用掉,通脹則有被激活機會,即是 俗稱所謂用直升機撒錢 ( Helicopter Money ) 的方式。

“新錢”須直接給政府用掉,因為私人界别現時用錢用得不夠多,不能提振經濟。美國上世紀走出大蕭條就是靠這方式,無須理會如何用得其所。無論怎樣,後果是財政赤字惡化,財政部須舉債來填氹。借錢給財政部的是聯儲局,只要印發多點貨幣用來認購新發行的國庫債 券就成。這與 QE 的做法不同處,是後者只會在市場購買現有的債券,結果像目前一樣,錢給銀行留着不用,對宏觀經濟無甚刺激作用。

分享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