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儲局如何配合財務政策惹關注

金市投資者對利率變化無疑是特別敏感的。聯儲局一如所料,在14/12日會議決定加息四分一厘,即是十年以來的第二次;上次加息已經是一年前的事。特朗普快將就任美國總統,上場前已大肆宣揚他刺激經濟的財政大計,惟獨立的聯儲局作出的應對性貨幣政策對其計劃能否見效是最具決定性的因素。

特朗普的財政大計

聯儲局在第二次加息之後的步伐很大程度視乎特朗普的經濟政策的預期表現,但亦有很大的自主權。若不預期通脹出現,它可以選擇寬鬆的貨幣政策,配合特朗普擬採取的赤字預算財政方案。事實上,聯儲局在過往一段很長時間不曾作出前瞻性的政策,只等待客觀數據出現時才按情況採取回應行動。

關注聯儲局獨立性

目前美國通脹率仍低於預訂的2%目標,那是指平均水平。即是説,局方可以容忍通脹高過2%一段時間而不加息,因為低過此水平的時間亦足夠長,未致拖低平均數。其實。聯儲局一直以維持實質利率於負水平作為一種刺激經濟的手段。當通脹率高於名義利率時,所謂實質利率的情况就會出現負數。此情景無論名

義利率處於那個水平都是可以發生的。舉例說,通脹率若為3%而名義利率為2.5%便會產生實質負利率-0.5%。通脹率為4%,而名義利率為3.5%,結果亦是負利率-0.5%。聯儲局現時不欲看到3.5%通脹率,目標訂為2%,但它若想製造負利率的環境,只要抑壓着名義利率,即借緒多藉口不願加息就可以。最方便的做法固然是逼使銀行購買國庫債券,效果等同量化寬鬆的措施;不同處在於利用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來存放債券,無須再給壓力予聯儲局早以繃緊的財政狀況。

借緒多藉口不加息

在學術上,聯儲局如此將就財赤經濟政策的貨幣政策被看成為財政主導,即是聯儲局的所謂獨立性只是虛幻之說,骨子裡還是按國會的意思辦事,而國會則當然是百分百講政治。低通脹在此財政主導的情況下將盡可能一直拖延下去,結果是美元及以美元報價之國庫價券的實質價值就不斷受到蠶食。1946-1970年期間,高企的美國的債務與國内生產值比例就是靠此手段得以逐步削減。做法當然屬高壓,但通脹畢竞不純是貨幣現象,它同時是人類的行為現象,因為印發鈔票本身不會激起通脹,一定要結合人們願意借錢來消費或投資才可以,而人們的意願則基本上是受心理因素影響的。當人們的預期現已由通縮轉向通脹後,改變回來比較困難。因此,預期通脹出現後持續上升,而又預期會加速的情景多會發生。聯儲局以為通脹升逾目標水平,例如達到3%後有能力壓抑回2%的目標只是一廂情願,因為為應對預期的通脹而加息往往帶來反效果;那樣子的加息只會令消費者聯想到通脹的預期或已失控,1974-1980年期間美國的情況正是如此。

分享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