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強勢持續

中國經濟發展情況令人關注;人民幣近半年的表現更成為焦點。人民幣走勢强態去年之前漸巳見頂,由强轉弱則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第三季宣布計劃將人民幣接納入成為特別提款權籃子貨幣之一時明朗化。當時有很多人揣測,此舉將導致人民幣最終取代美元作為全球 的儲備貨幣。

若能爭取得到這個角色無疑是件大事,因為七 十年前 Bretton 森林協議上奠定了美元作為儲備貨幣一哥的地位,一直維持至今無別的可以挑戰。美國的貨幣政策主宰着全球經濟活動;中央銀行、企業及政府進行貿易及結算實際上須擁持以億計美元備用,此外基本上選擇不多。換句話說,儲備貨幣的地位令全球對美元的需求大增,為美國提供的巨大好處是利於推行龐大的赤字預算國策,一年復一年,無損及 美元的滙價,亦無須考慮加息壓力。

如果沒有這特殊地位的護蔭,美國財經狀況亦 會像其他入不敷支的國家,如 1990 年代的阿根廷及今天的委内瑞拉一樣差劣。美元的角色看來無法被取代,故近期屢創多年高峰,包括兑人民幣滙率十二月底聯儲局宣布加息後,形 勢更見有利。

無可否認,中國政府為將來人民幣可能成全球 儲備貨幣做了大量工作,例如在 2014 年,中、俄兩個達成協議,讓國際貿易可以用本國貨幣來結算,不須依賴美元;與新加坡及歐盟隨後亦有類似安排。人民幣被納入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的貨幣籃子,意味各國中央銀行在儲備中將包含人民幣。然而,人民幣要成全球儲備貨幣的路途仍然長遠,因為以美元作 為交易貨幣的全球貿易額達 43%,相比以人民 幣作為交易貨幣的百分比只是 2.5%其,中很大部份經香港。扣除後者佔比,估計比比率低 至 0.8%,與美元難作並論。

成全球儲備貨幣另一關鍵,是自由兑換。人民幣尚未歸入此類。中國政府幾十年來,牢牢操控着人民幣的滙兑。人民滙出國外現金數額受到限制,外國企業資金投入國内資本市場亦須得預先審批。人民滙率基本上只能在官定範圍内上落,不能自由浮動,近月更見收緊。凡此種種,皆反映中央對人民幣並不放心。事實上,不少經濟家認為現時人民幣估值過高,自 由兑換肯定不利,不敢輕試。

美元的情況相反,滙價不受政府操控,自由浮動,由全球市場的供求力量決定,故亦自然會隨時遇上振盪。不過,隨着美國經濟獲確認已復甦及加息周期展開,美元展望强勢,其他貨幣包括難望其項背,人民幣更不在話下。以美元報價報價的資產及商品行情或受壓力,黃金 投資者該予留意。

分享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