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步伐視乎通脹變化

聯儲局鷹派人物上場

一如一般人所意料,新一屆的聯邦儲備局主席鮑威屬於所謂鷹派的人物對於加息的立場偏向於強硬。新上任的第一個月,聯邦基金利率就向上提升了一次;基金利率預訂的目標範圍現時處於1.5%至1.75%,反映利率水平確實是持續其穩步上升的步伐,亦即意味貨幣政策逐漸收緊。表面看的確如是,但前景。並不是那麼簡單

應專注於 “實質利率”

過去十年,無論市場抑或投資者已被寵壞,習慣了非常寬鬆的貨幣政策,成本低至幾乎零的資金垂手可得的大環境。利息逐步提高的現實無疑引起很大的關注,惟利率上升並不一定是等於貨幣政策收緊。要清晰解讀這裡的含意,首先須明白真正管事的是所謂 “實質利率” ,即名義利率按通脹調整後的修訂數字。

舉例說明其實際意義

在正常的情況下,今日的100元當會比明年今日的100元價值高,部份理由是物價隨着時間往往偏向上升而非下跌。罕有的例外是,日本過去三十年見過不少通縮的日子。今天的100元比明年的100元的價值高,有時相等於105元的購買力,有時甚至高至110元的等值,視乎整體物價上升的速度。由於人們總是習慣了眼見的數字,只注重表面物價,即110元高於100元就是好的,並不意識到兩三年後的110元不比現在的100元好用。因此每當涉及利息的考慮時,最需警覺的是 “實質利率”才是關鍵。舉例說,有100元在手可現在購入100元的貨品,也可放在銀行收1%年息,明年有101元作消费。若通脹率全年錄得負數,遇上了通縮期,那100元的貨物一年後可能只須98元就買到,即是說現在消費了100元,可得到心儀的貨品但無餘資。若一年後才行動,除得到相同的貨品外,卻多了3元現金(少付的2元加收息1元) 。以實質條件看,儘管利息水平已很低(1%),延後消費仍相對有利。

整體物價可升亦可跌

現在轉看另一處境:今次銀行付出5%利息,一年後100元的存款變成105元,但年內通脹急升,目標貨品的價格升上110元,即是如果不等,現在就購進貨品的話,除得到所需之外,手上則無現金。但如果等一年後才行動,想得到同樣的貨品,還須多付5元,實際上有損失。上例反映在第一個處境, “實質利率”相對地高,第二個處境 “實質利率”相對地低,甚至是低至負數。前者並無令人即時消費的催逼力,因為手上的現金亦無貶值的風險,延遲消化甚至有額外得益,後者則相反。

央行政策漠視過熱風險

在此不厭其煩地解釋 “實質利率”的意義旨在指出,全球央行透過貨幣量寬措施過去十年一直在努力地營造像上述第二個處境的金融環境,催逼人們即時消費,以刺激經濟增長及防範通縮滯留。此刻人們不禁要問,央行的任務是否已完成,現在它們是否真的憂慮經濟過熱多於通縮?加息的舉動只是象徵意義,或是準備為下次危機出現時留有一手呢?很多人認同後者,因為通縮的威脅並非不存在,央行仍會表示對前景看好,以支撐着大眾的信心,加息亦會逐步進行,只要是不能升得快過通脹。

分享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