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策具風險性大

在特朗普勝出大選前,無論普通國民、分析員或經濟師大致都同意一項預測—特朗普若勝出執政,對股市來說將是一個災難;因為傳統智慧的教導是市場最忌不確定性。後者完全關乎預測,而特朗普就是將不確定性人性化了的代表。曾有華爾街大行稱,特朗普勝選,標準普爾指數可跌三至五個百分點,亦有對冲基金給予其客戶的忠告説,勝選結果公布日甚至可觸發杜瓊斯指數跌達10%。此等預測或可說基本準確,股票期貨確是大跌,不過只維持最長一個交易天。特朗普勝出的翌日,股市即反彈,上升至今逾13%,幾乎未停頓過。從歷史的角度看,表現是驕人的。驟眼看來,這現象的怪異在於特朗普上任的首個半月引起的混亂比預期還甚。

上任後引起一片混亂

奧巴馬上任的初期,共和黨及很多經濟師曾認為前景欠明朗;不確性源自他挽救經濟衰退採取的政策效果緩慢也。特朗普的政策其實更加不穩,效果更難預測,譬如挑戰與中國的貿易關係,擬對外移生産的企業徵重税,增加軍費等,但市場對此並不反感。企業似乎亦甚為受落;對全國獨立商業聯會十二月份的調查顯示,商界樂觀情緒普遍高漲,與大選前的估計不同,究竞何以致之?

緣何商界樂觀情緒高

可以這樣解釋:關乎經濟政策方面,特朗普在競選時就刻意兩分;一方面向白人中產階層展示民粹取態,承諾推翻多邊貿易協議、將就業帶回國内、利用議價優勢降低藥物價格。另方面則向商界展示市儈勢利的傾向,承諾減税、恢復產煤、禁止政客干預商業活動,包括推翻金融及環境規管制法案等。

同時展示民粹及勢利

但事實上,他上任後履行對普羅大眾的諾言寥寥可數。除消除本來不大會成功落實的太平洋貿易顆伴協議外,抑壓藥價之說法在與大藥廠高層開過一次會議後已不再提起,只說是反對操縱訂價。有關環保條例、醫保、超時工資等項目全都轉給予閣員中持反對立場者去處理,結果巳為在牆上。最為人詬病的是,特普特對推翻金融規管制法案中財務顧問須以客戶利益為先的規定至為着意。所有的舉動看來不僅是為確保商界的利益,而且亦在顯示出特朗普的管治作風,相對與傳統的並無大異。

推翻金融規管制法案

在已發展的國家國家,領袖制訂的政策對營商環境的影響往往大於大圍的經濟狀况。奧巴馬在任期時,有學術研究指出,他所推行的經濟政策亦具不確定性,對復甦只具有輕微的影響,而真正抑制就業的原因則是經濟衰退的創傷及對復甦能否最終實現的疑慮。德國方面亦有類似的研究指,商界作出決定時多不會考慮政府的舉動,而是宏觀經濟是否健康。目前美國經濟狀況看來頗佳;就業連續三十六個月增長、失業率低於5%維持了一年、通脹不彰、企業盈利穩好等等。對於投資者而言,偏幫商界的總統和强勁的經濟是最好不過的了。因此回頭看來,股市表現好,屢創高峰該不是意外,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只有少數人能在事前預測到。

着意風險而非不確性

不過,在經濟學的範疇上,風險與不確性(或若無常性)是有清晰分明的。風險所涉及的是指你不能確定有甚麽會發生,但總能預感到它會發生及意識到其相對的可能性。不確性所涉及的則是你對將來可能發生的全無頭緒,以至無法預計會發生甚麽的事。現時美國商界押注在特朗普的,正是在其風險性,不是在其不確性。他的行為或政策可以是搞濁水,但不似會一窩端。惟商界似乎對他不按常理出牌的傾向有點輕視,卻是令人憂慮的,現在只能盼望他不會將出人意表來勝出大選的手法應用於管治國家事務上。

分享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