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勝選 為何金價下跌?

特朗普勝出大選,即將出任美國第45屆總統,很多人都感到意外。大選前,美國的主流傳媒對希拉里的勝數全面看好,民調亦顯示同樣的預測。普遍的意見認為,特朗普取態狂妄,他倡議的政策具顛覆性,若然當選,美國政經前景不確性增,甚至影響到全球的宏觀狀況。不安情緒瀰漫,當時投資市場預期,特朗普或能引起世界大亂,資金避險需求增,金價上升才對,豈料事實相反。金價自特朗普勝出後一直下跌,否定了傳統智慧。當然,傳統智慧這次應用在股市及債券市場亦不管用。

金價自美國大選後一直跌

過去幾星期,金市面對着兩大逆風的阻礙:一是利率趨升,二是美元硬朗。自11月8日起,美國十年期的國庫票據孳息率由1.85%上升至上周五的2.405%,逾55基點。同期,兑一籃子外幣的美滙指數亦創下逾14年以來的高位。黃金一般被視為是美元資產以外可作資金避險用的替代品,故美元穩硬,美元利率高企,對於黃金的需求是雙重打擊。形勢比人强,故在十一月之前大部時間累積下來的金市長倉數目龐大,不得不減持。美國大選後的一周,資金從黃金ETF套現總值以十億美元計。這對於金價來説無疑是壞消息,因為今年除了投資黃金ETF的興趣錄得空前的紀録外,其他對金價有利的因素根本就不多。

除ETF購持外利好因素缺

月初世界黃金協會公開的全球黃金需求趨勢報告顯示,今年首三季全球金飾珠寶的需求比較去年同期下跌18%,是自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各地中央銀行購存作儲備的數量亦下降,按年減了三份一,而投資於金條及金幣等的情况亦不理想,同樣亦是錄得2009年以來最低記錄。綜合可見,全年整個金市單靠黃金ETF所代表的長線投資需求所支撐,因此黃金ETF不斷減持,金價易跌難升。

美元利率趨升是兩大阻礙

黃金ETF以外的其他需求均跌,相對金價高最可能是主要原因。以美元開報的金價雖跌,但由於美元創高,全球其他地方貨幣滙價相對下跌,採用當地貨幣計算的金價因而顯得偏高,窒礙了購買意欲。譬如説,在印度市場,以盧布計的金價在第三季創近歷史高峰。英國的情況相若,英鎊兑美元超賣,以英鎊計金價亦逼近與高峰接近的水平。特朗普當選後,美元在預期下屆政府大灑金錢,改善基建,增長加速之下飈升,其他貨幣相對的下壓看來有一段時間難以紓緩,美元以外貨幣區的投資者對黃金只會意興闌栅。不過,金價進一步下跌,而大市長倉數目調回健康的水平後,長線投資者須重新配置投資組合資金,金價料可轉穩,惟利率及美元目下趨升勢剛鋭,暫避其鋒較為上算。

 

分享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