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取向端視聯儲局新主席

聯儲局是制訂美國利率政策的官方機構,其主席具主導作用。耶倫明年二月任期屆滿,誰人出掌帥印惹人矚目。儘管耶倫得到受惠於長期低息而資產不斷上升的既得利益者所支持,但市場普遍預期特朗普另覓人選替代,鏟取奥巴馬遺留下來的任何關連,貫徹他一向不能容人的作風。

美聯儲局主席換屆

早前傳過前高盛要員科恩有意角逐主席一位,但現時較熱門的人選有二:一是史丹福大學教授泰勒,二是聯儲局理事鮑威爾。無論誰人上場,一般的看法是耶倫藉故拖延將貨幣利率正常化的取態將會改變。後者是明確的鷹派人物,主張及早加息,認為拖得太久只會扭曲經濟面貌,亦令金融市場的風險更大。事實上,九月份的聯儲局面議大致已有此共識,亦發放出十二月份多會加息的信息。

預期鷹派人物上場

市場是準確地接收到信息中的微言大義,故美元上升,美債孳息亦上升,金價受壓。經濟持續增長,加息壓力增是合符邏輯,但最新的美國核心CPE通脹數據偏弱,幾乎否定加息的預期。在聯儲局自訂加息框架中,通脹目標須

達2%以上才觸發加息行動。物價指數呆滞幾乎是不加息的保證。不管通脹長期低落是否結構性的問題或是否不應與加息行動掛勾,幾乎篤定的十二月份加息機會為何又起了變化呢?答案是,主流市場用以推測聯儲局加息行為的應用模式有誤。用錯方法,因此得到的結論往往是不對的。

主流測息模式有誤

推測模式的重大缺失在於依賴聯儲局對經濟增長及利率增升所作的投射式估算。實際做法是,聯儲局理事及地區儲備銀行行長討論政策時均須分别就上述關鍵數據作出估計為基礎。主流主場,包括傳媒及金融大行一般將此等數據的平均值當作為聯儲局中人意見的共識,按此來推測聯儲局政策的傾向,亦對此作出所謂合理的反應。這就是問題所在:平均值只在統計學上具意義,實際上不能代表主體傾向,不等同共議。

個人立場比預測重

事實上,對未來數據作估計及推算的是有關的個人主觀判斷,不無瑕疵。然而,要推測聯儲局取向的重點還是看有主策權的理事會。理事會有理事七人,以少數服從多數作決定,即是只雖有四人齊心,基本上就可以左右大局。值得一提的是,現時理事會有四個空缺。奧巴馬時期出缺有二,今年四月丹尼塔拿奴辭職,九月初副主席史丹尼費沙亦突然請辭,意味特朗普可以同時委任共四名理事,他對聯儲備的影響力是自從威爾遜總統以還最大,而那尚未計委任繼承耶倫的主席人選。很明顯,隨着聯儲局的權力核心逆轉,政策又再出現反覆並不出奇。金市在聯儲局人仕變動落實前,表現難免振盪。

分享該文章